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458.02619
????此为防盗章,?购买30%以上直接看新章,?低于则3小时替换  陈郡君出了寺庙后,?是如同游魂一般上了马车的,?她是半点都想不到,?今日跟转了运一样,从头到脚的赢了姜娅一筹。

????能刺得姜娅开不了口,脸色还忽青忽白,?这其中的兴奋,简直叫她恨不得跳起来。

????洛平侯老夫人看她一眼,?“收收你那表情。”

????“哦。”陈郡君悻悻放下幸福地快要咧到耳朵边上的笑容,坐进马车里发了会儿呆,又忍不住张嘴直笑,终于忍不住对老夫人分享道:“阿娘,?你是没见到今日姜娅多么灰头土脸,她以往装腔作势、净慧欺负人,?如今终于遭报应了。”

????老夫人瞥过来,“靖安侯是朝中重臣,与你不合的这姜娅,?说不得什么时候就入了宫,?到时候要磋磨你只在指掌间,你还上赶着得罪?”

????“怕什么,?且不说圣上喜不喜欢那个虚伪的女人,?就说哥身为洛平侯,?也自能保我受一个小小的宫妃欺负!”陈郡君最见不得人说姜娅好,?一下就来劲了。

????“姜娅进宫,那就是圣上登位以来,受过的第一个女人,你这丫头,真以为有这么简单?”

????老夫人捻动着掌心的佛珠,心里头门清,讥笑道:“你年纪太小,也过于单纯,不懂靖安侯府里蝇营狗苟那些个谋划,宫妃当然算不得什么,圣上日后解了心结、开始广纳后宫,自然有数不尽的宫妃,可男人对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……那是不同的,靖安侯府算盘打得啪啦响,当谁不知道呢?若非陈家上一任后位,得罪了新帝,至今族内还人心惶惶,还能轮得到靖安侯府这么上窜下跳?”

????陈郡君知道自从新帝登位后,阿娘这两年心中颇为不顺,其实就算是不怎么关注朝政的她,也是有些忐忑的。

????陈家出身的先太后,当年在位时曾暗中对如今的圣上下过毒,这一手简直是将整个陈家放在火炉上烤,若非圣上得知陈家并未参与此事、网开了一面,只怕这个时候陈家阖府的荣光都要保不住了。

????外人见他们风光,也不过是表面罢了,陈家每一个人都清楚,但凡再有人再惹得新帝半点不快,顷刻就会面临灭顶之灾!

????陈郡君只乖乖听着,暗中却吐了吐舌头,阿娘觉得遗憾,但她可不想进宫,和姜娅喜欢同一个男人,她觉得忒丢份儿,就算那个人是九五之尊……可年纪那么大,又没她哥生的白净清雅,想想都算了。

????“说起来,这一次姜娅倒霉,完全是自找的,同我可没什么关系。是她非要带人讥讽齐家新封的那位县主,被人家一张嘴反驳回来,里子面子都丢光了,估计姜娅今次回去,也该恨上那齐蓉了。”陈郡君捧着脸,一个人嘀咕。

????马车外一阵风吹来,将车帘扯在了外头,柔软的布料发出呼呼地响声,不断向外招展着。

????旁边身姿挺立、骑在一匹白马之上的俊秀少年郎,听到车帘内传出来的声音,那看上去极为温润的眉宇低垂下来,眼底浮出一段鸦青色的阴影,他也如同此次归家的那群少女一般,想着同一个人,这真的是巧合吗,又是……齐家的县主?

????陈岌已经不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。

????早在几个月前,圣上在离宫后遇刺,奔逃在白郡城郊外、以致差点丧命于青州贼匪手中时,就有探子回来告知他,圣上在齐家一名庶女得搭救下,得以化险为夷。

????他本没放在心上,运气这种东西,向来都无形无迹,他就是运气极好得那一种人,所以圣上这一次死里逃生,陈岌没什么特别的感觉,不失望,也不遗憾。

????但从潼河决堤之后,他突然觉得原先判断中出了一些偏差。

????比如圣上在白郡城郊遇险时,是齐家那位县君相救;圣上下旨彻查潼关之前,也曾派人去过县君所在的那一处偏远;

????再比如今日从五佛山寺中救出了百来个少女,是因为齐家县君告知金甲卫,说是见到有人目光闪烁、行踪可疑的偷溜入寺庙后院的厨房中,金甲卫才在意外之下,发现了囚禁在地底的妙龄少女。

????陈岌一个人挂在马上思量了许久,回到侯府门口后,还处于神游之中。

????于是来往的行人便见到那貌若好女、年不过十九、正是风华正茂少郎君的洛平侯,正呆呆傻傻的骑马停在自家门口,半天也没说要下去的意思。

????“侯爷?”门口的小厮终于看不下去了,忐忑的轻拍了下浑身光洁无一丝杂毛的白马腮帮子,这小厮喊道,“到家了侯爷!”
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