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382.02220
????此为防盗章,?购买30%以上直接看新章,低于则3小时替换

????但陈樾又无疑是有权势的,?国无二陈,?从他的姓氏也看得出,?在这样的人所在的圈子里传出名气,?是得到声望值最省力的途径。至于隐患,阿蓉并不多么担心,?谁会与一个可以预知未来的人过不去呢?难道有人会不想知道,?将来自己会遭遇到什么,?又该如何化险为夷么?

????于是就在陈樾收到一封快马急笺,打算离开陈庄的下午,?一扭头就看到那个可能有着异族血统的齐家小姑娘,站在人群之后,?咬着唇瓣、娇俏忐忑地望着他,?好像有什么话要说,?又有点难以启齿,还在犹豫之中。

????这一天她穿了件深色衣裙,由于玉容膏的效果,?两三天下来肌肤比以往更为通透,整个人都被衬的如同明珠,白得发光。再加上国内民风开放,?女子的衣衫从来都不是那么中规中矩,?因此那神色衣裙的领口曲折交叠,?也露出微微鼓起的小片胸口。

????男人目光怔了一下,?大概没想到不过十三岁的少女,就已经发育的这么好了,一时间将眼前女孩,当作小辈看待的心思,也消减了不少,反倒是想起了岐老先前所说的:此为齐家妾生女,又难得品貌极好,养上两年只怕就要被送去做了姬妾。

????“有什么事?”不知出于何种心态,男人跃下强壮的马匹,独自走了过去。

????“你姓陈,可是朝中大官吗?”少女指尖揪着衣角,歪了歪小脑袋,眼神飘忽闪烁,但不可否认,这样的一双眼睛,哪怕有着强烈意图的算计,也绝不会令人讨厌。

????陈樾头一次发现,他对这姑娘的印象,实在是很好,就算知道对方猜到他身份不一般,现在必有所求,也半点不觉得兴致已失,他笑了一下,“想要我做什么?”

????“我……见到潼河中的水决堤了,好多田地和人,都没有了,就在今年的五月初……”

????阿蓉抬起头,目光柔柔亮亮,好像初生的小兽,饱含着信任与期盼,“如果大人是朝中的官员,可不可以,救救那些人?”

????她毫不避讳的说,她见到了。甚至于当得知救了某一位朝廷命官,她才终于提出了一个仿佛与救命之恩可以等同的要求,希望他能解决河水决堤之事,救下天灾中的难民。

????男人站在原地,突然哑然。直到过了许久,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说,“必不负所望。”内心之中,却是许多年来头一次,充满了懊悔和愉悦这样两种复杂交织的情绪。

????永历年五月,潼河堤年久失修,且多日来匠人勘测得出难以弥补的结论,使得新调任于当地的官员,只能将堤坝附近的人口和粮食,转移到别处。结果未出两日,潼河竟然真的决堤了,水淹田庄不计其数,今年以来的头一次水灾,却也是有史以来的头一次,没有造成食粮损失和人员伤亡。

????原潼河关主管官员被御史查实贪污腐败、克扣修护堤坝一案,流放千里,满朝上下人心大快,赞颂新帝的诗文一时京都纸贵,就连相距不远的诸多郡城中,也受到了影响,文人学子这两日相继外出,仿佛对新帝的这份功绩与有荣焉,大街小巷到处都少不了高谈阔论的身影。

????“新帝初即位时,朝野中大多数人都在反对,认为一个只有先帝血缘、却不曾受过正统教育的皇子,不该继承皇位,可是现在呢,还不是都闭嘴了?”京都某一家茶馆中,两方学子各持己见,振振有词。

????“潼水决堤一事,虽是调任官员解决,却也接到了朝廷的旨意,是新帝的功绩理应无错,我不与你争辩。可你也不能否认,自从新帝在位后,北边的反贼,动作更为嚣张了,前段时间甚至从青州偷潜到了白郡,若非是被人发现了踪迹,还不指会酿成什么祸端,白郡城可就是京都的邻城!”另一方的读书人摇了摇头,“天灾事小,反贼事大,若不能解决这一祸端,朝野上下都无法真正安稳……”

????茶馆对面的阁楼之上,高大的男人立在窗边,耳中听着下方的争论不休,却出奇的,心思没有放在这些话语之上,他手指扣着桌面,忽道:“东西都送到了?”

????身后一人习惯性地弓着身子,笑眯了眼,“送到了送到了,姑娘回到主家中,必定没有在庄上那么自在,主上的东西送的正是时候。”

????说这话时,这人心中却忍不住冒了滴冷汗,天知道当他接过那些料子珍贵的女子衣饰和诸多奇巧小物、金银筹时,内心之中的震撼,怎么主上出门一趟,心里头就挂了一号人呢,想到
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